总裁小说首页

总裁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摄政王属下慌恐最新章节
摄政王,属下慌恐本书公告:

番外:终于种出小妹妹

文 / 锦影
总裁小说网

何清君坐着月子,虽然有不少婢女嬷嬷伺候着,令狐薄还是经常下厨亲自为她炖汤。何清君倒是越来越坦然接受伺候,甚至已经习惯成自然了。令狐薄为她盛了一碗汤,试了试温度,笑道:“稍微有点烫,要不要我喂你?”何清君白他一眼,接过汤碗,“我不过是生个孩子,又不是断手断脚。”令狐薄看了看她身旁的儿子令狐煜,睡得极为安稳,他伸出手指轻抚了一下煜儿的嫩脸颊,轻笑:“煜儿可比晨儿小时候乖巧。”何清君一边喝着汤,一边道:“是啊,煜儿应该是个女娃,唉,令狐薄,晨儿这几天怎么样?还在天天哭闹么?”令狐薄轻叹一声,坐在床边,头痛的挠着额头,“清君,从前棘手的军国大事也没让本王这般挠头,反而让小晨儿将本王难住了。

他每日睡前都要去刨妹妹,甚至不跟本王说话,说本王言而无信,他要自己刨出个小妹妹。”何清君跟着轻叹,将碗递给令狐薄,他自然地接过碗放在旁边几上。“令狐薄,你不该胡说八道的。”“我怎么胡说八道了?”“你就不该说什么,圣人云,心术不正者,不生女!你这圣人一云,把我女儿变成了儿子!照你这圣人一云,敢情是我过去杀人太多遭报应了?”令狐薄脸色一僵,“你杀的都是该杀之人,遭什么报应,要遭报应也是报应本王,跟你何干?”何清君点头,“不错,死在你手里的人比我多多了,你才应该遭报应……呃,你遭报应好像跟我也没区别……令狐薄,这下司徒意就得意了。

”令狐薄沉默了片刻,“清君,本王是绝不允许再生,本王什么都不怕,但是你生孩子时,本王只能干着急,我素来以为人定胜天,却也只能听天由命,既帮不上忙,也使不上力,清君,你生产时,我确实只能听天由命,只能听着老天爷的安排。本王恨透这种感觉!”何清君沉默半晌,“可是晨儿怎么办?这都十几天了,你那些暗探也没找着个合适的女婴……”“清君,虽然没找到合适女婴,但是,他们回禀,你那弟妹小辣椒也有六个月的身孕了。”何清君闻言一喜:“真的?”双手兴奋合什:“太好了,他成亲这么久,总算盼来希望。

”令狐薄睨她一眼,淡淡地道:“清君,本王并不在乎子嗣延续,你若是喜欢,煜儿跟着你姓何也无所谓。”“千岁大老爷什么意思?”何清君眉头微皱,“我何家能延续香火,自然是好的,就算不能,也只是天意。”“清君,暗控回报的确切消息,小辣椒曾寻了位名医搭过脉,她腹内胎儿,**成是个女娃。”令狐薄盯着床上的小儿子,轻声道。何清君讶然抬目睨他:“令狐薄,你想打什么主意?不会是想……”令狐薄轻笑着道:“放心,再怎么说,她是你的亲侄女,如果你弟弟弟妹同意,咱们把她时常接过来和晨儿有个伴儿不行么?”何清君杏目一亮,放出异彩,“这倒是个法子,令狐薄,要不咱与清宇把孩子换过来养着……唉,只是小辣椒一定不肯给啊。

”令狐薄微一沉吟道:“未必,清君你想,他们夫妻也是逍遥惯了,突然有个孩子,便被绑住了手脚,咱们好歹是摄政王跟王妃,家里上心的人手多,能悉心照顾着,孩子放咱们这里既可跟晨儿煜儿有个伴,又可给他们省了不少事,孩子还是他们的。”何清君顿觉希望突然升起来,“可是我无法跟小辣椒开口。”“只要你同意,此事由本王来按排。”令狐薄倒是信心满满。何清君连忙点头:“同意,当然同意。”令狐薄笑着起身,转身出去。一个月后,小辣椒在何清宇的陪伴下,来到乐山。

令狐薄立时拨了几名婢女和婆子去照顾小辣椒。小晨儿这回是坚决不上当了,根本不相信舅母肚子里有个小妹妹,坚忍不拔、坚持不懈地自己去刨着小妹妹。小辣椒见状不禁同情摇头,对何清君道:“长姐,小晨儿怎地这般执着一个小妹妹?”何清君苦笑,满目希望地盯着小辣椒的隆起的腹部,“我们最后的希望都在你身上,飞虹,你这肚子千万要争气啊!”小辣椒无语,平常人谁不盼望生个男娃,自家的姑姐和姐夫倒好,巴巴地将所有希望都压在她身上,只求她生个女娃。

半晌道:“长姐放心,那名医都说了,我腹内的胎儿,十之**是个女娃。”何清君立时眉开眼笑道:“好好。”但还是有些不放心,万一不小心这女娃再变成男娃怎么办?“为保险起见,我还是早晚给送子娘娘烧上两柱香吧。”说着起身就去烧香去了。小辣椒:“……”长姐一家想女娃想得魔障了吧?正巧小晨儿练完功回来,在门口看了看小辣椒的的大肚子,似乎哼了一声,便径直取了院里的镐头要去后院刨小妹妹。这小晨儿因为一个多月都来刨土挖小妹妹,后院那块荒地倒是让他把土翻了个遍。

令狐薄为了拖延时间,便对小晨儿道:“晨儿,父王这回决定跟你一起播种小妹妹,可好?”小晨儿对父王此次失信早已严重鄙视了,完全不相信父王的话了,将小脑袋往旁边一扭,小大人似地哼了一声道:“父王说话不算话,小心大灰狼把你吃掉!哼!”令狐薄冷睨小晨儿一眼:“晨儿,你不播种,这样刨下去,永远没有小妹妹。”“哼!”小晨儿看了父王一眼,又把头转向一侧。“晨儿,上次是个意外,父王播种的时候,明明种的是小妹妹,谁知送子娘娘偷偷将种子换成了小弟弟,这回咱们种上去后,晨儿天天看着,送子娘娘一定没有机会再偷换种子,父王保证这回一定能种出个小妹妹。

”想想又觉得安心,毕竟名医也有失手的时候,万一他将小辣椒腹内的孩子判断错了,他这一生都要被小晨儿鄙视了,于是追加了一句:“如果送子娘娘再偷换种子,父王一定去找她给你报仇。”要不怎么说小孩子好骗呢,虽然小晨儿屡屡被父王骗,可还是再一次上当受骗了。当即兴奋地点头:“父王不许骗晨儿哦。”何清君此时烧完香出来,听到小晨儿的话,与小辣椒相视一眼,差点就异口同声地说出:其实骗的就是小晨儿啊!令狐薄淡定的点头,然后道:“晨儿等着,父王回屋舀种子去。

”进屋对何清君道:“快将小妹妹种子舀给我,我要跟晨儿一起去种小妹妹。”何清君只觉眼前直冒金花啊,她去哪儿弄小妹妹的种子给他?“呃……这个……”只见令狐薄朝她使了个眼色,于是“哦”地一声走回内室,将有一次令狐薄舀回来的一包菜籽,是域外的一种萝卜籽,说是等春天的时候,在后院的菜地种种看。她快步进内室,抓了一小把出来,然后作极为珍贵稀奇状小心翼翼捧着那一小把萝卜籽出来,轻轻放入令狐薄手掌心里,郑重地道:“你们一定要好好种啊,就剩下这些种子了,再种不出小妹妹,可怪不得我呀。

”小晨儿听了此话,蹑手蹑足地轻轻走到父母身旁,小心又轻声地道:“晨儿知道了,娘亲放心,晨儿一定好好种。”于是在何清君努力憋着笑,小辣椒则匪夷所思地摇头咂舌的情形下,令狐薄极为严肃而又郑重其事地捧都会手里的那一小撮萝卜种子,带着虔诚且又好奇的小晨儿往后院走去。待他们走远,小辣椒不可思议地转头瞪着何清君:“长姐,这大冬天的,种上什么种子能长出来?”何清君摸摸鼻子,嘿嘿讪笑着:“不如此,晨儿天天夜里临睡前都会去刨地,我瞧于铭浩都快吃不消了。

”小辣椒啧啧出声:“你们也不能这般骗晨儿啊。”何清君无奈地问:“那弟妹你有没有什么法子向小晨儿解释?”小辣椒登时无语,遇上这般执着的儿子,确实无法解释,也只好用一个谎言来圆另一个谎言了。“长姐,你给他们的是什么种子?”何清君得意地笑道:“是域外的一种萝卜种子,你放心,这种极少有人认识的,何况是晨儿这个还不太到六岁的娃儿。”说着目光再次落在小辣椒的肚子上,满怀希望地道:“飞虹一定要为晨儿生下个妹妹啊,我们全家的希望就在你身上了。

”小辣椒:“……”顿觉压力无极大,本来她刚听到那位名医说腹内胎儿可能是个女娃时,她还有些许失望,现在反倒觉得万一自己没生下个女娃,便对不起这位长姐,对不起摄政王,进而对不起南宛似的……“那个……我还是也回房给送子娘娘烧两柱香吧。”何清君不放心,跑到后院,只见亲亲夫君那尊妖孽……啊,竟然站在菜地边,指挥着她的亲亲晨儿那个五短的小人儿刨坑撒种!她的亲亲晨儿哟,一身的泥土,满头的大汗,却刨得起劲。/>“令狐薄,你为何不帮晨儿?将我儿子累坏怎么办?”何清君不满了。

令狐薄斜睨她一眼:“本王这是教他,想得到成果,就得付出代价,不劳而获是可耻的。想要小妹妹就得亲自动手播种,你瞧咱们儿子干得多带劲。”何清君白他一眼,“令狐薄。”“嗯?”“我想告诉你,你不仅一直没有口德,现在连父德也丢了。”令狐薄伸手将她勾入胸前,低笑道:“那些德都不重要,本王只要有夫德就够了。”继而轻笑,低下头去,热息喷在她耳边,悄声道:“清君,今夜本王可要开禁了……本王忍了近一年,你不会怪本王今夜会没有节制吧?”只是这般说着,心跳已经激烈起来,扣在她腰间的那只修长右手不禁一紧,“清君,别管晨儿了,让他自己在此种吧,咱们回房……可好?”何清君仰脸睨他:“令狐薄,你儿子还在眼前,你克制点!”令狐薄凤目蕴着浓浓深情,夹杂着火热的炽热**凝视着她,似乎要将她吞下腹中……半晌,轻叹一声,松开右手:“算了,一年本王都忍了,不过是再等几个时辰……”何清君嗤地轻笑:“千岁大老爷,你从前保了二十六年的童子身,倒底是真是假啊?”“是啊,本王也开始怀疑了,从前的那二十六年是不是其实是在做梦啊,为何如今……”跟着再叹一声:“你若早几年出现,会不会害本王破功?”何清君笑了笑,轻轻依进他怀里,不再说话,看着正挥汗刨坑的儿子,“希望这回能拖住晨儿两个月。

”忽然挺直脊背,“不行,我去找司徒意去,他不是号称自己会看面相吗?让他那张乌鸦嘴确定一下,小辣椒怀的到底是不是女娃。”说完便风风火火地走了。令狐薄瞧着她的背影失笑,他的清君啊,不也是一样没伸手帮晨儿一把?一个多时辰后,小晨儿终于兴奋地从菜地里跳出来,“父王,晨儿把所有的小妹妹种子都种好了。再过两个月,小妹妹就能出来吗?”令狐薄一本正经地点头:“不错,但是晨儿得小心防着送子娘娘将种子换成小弟弟,知道吗?”小晨儿郑重点头:“父王放心,晨儿绝不会小送子娘娘再换掉小妹妹的,我要和于叔叔每天来看着。

”(画外音:于铭浩痛苦抹汗,王爷,你们坑骗小世子,能不能不连累他啊,天天守着块不能发芽的空地,是人能做的事么?好吧,其实还真是人做的是,尤其是南宛小世子和他这当属下每日必做的功课!)何清君奔到钟琳的院子,看见司徒意正惬意地在院子里晒着太阳。说起司徒意来,他当然应该惬意,钟师妹已经默认下他这未婚夫婿,对他的奴役越来越少了,甚至心情好时,还会叫他一起吃饭,他能不惬意么?“司徒意,你快修成正果了,可别忘了我们夫妻的恩德,没有我们,恐怕你还得再努力几年。

”司徒意摸摸不再消瘦的面颊,意气风发地道:“那是自然,我司徒意是忘恩负义的人么?再说了,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,有事,你尽管说,我这妹夫必定效犬马之劳。”何清君爽朗笑着,不错,以后他还真是她的妹夫了。“司徒意,你真的会看面相?”司徒意摸着下巴打量着,隔了一会儿,才笑道:“薄王妃是不是想问你那弟妹怀的是男胎还是女胎?”何清君不好意思地笑着,点点头。“我记得某位圣人云过,心术不正者,不生女。唉……现下倒真不知是谁心术不正?”“司徒意,你嘲笑够了没?”钟琳出现的很及时,喝斥出声。

司徒意果然收敛了起来,嘿嘿低笑着:“其实我也只是会看一点面相而已,并不准的,小辣椒腹内的胎儿……其实我也不知道。”钟琳怒道:“司徒意!”司徒意忙道:“我真是舀不准,上回你师姐是脸上带的太明显,这回小辣椒,我就舀不准了……”心下却想,上回他明明说得准,偏偏说他乌鸦嘴,这回就要让他们忐忑不安,就要让他们再猜上两个月!何清君有些失望,转身往外走。身后传来司徒意的声音,“不过,依我瞧,是女胎的机会更大些。”何清君一喜,转回头来,却见钟琳恼怒跳起,在他头上拍了一下:“你就不能直接说是女胎!你不是乌鸦嘴么?你一说保准就灵了。

” 何清君:“……”其实她也希望那个乌鸦嘴这回能真灵!司徒意:“……”还叫他乌鸦嘴?!两个月后。小晨儿兴奋的趴在舅母的床边,看着襁褓里的小妹妹,高兴、小心、轻声地叫着:“小妹妹,嘿嘿,小妹妹,你要快快长大哦,哥哥等不及了哦。你长大了,哥哥会告诉你哦,为了种出你来,哥哥吃了很多苦的。”小辣椒躺在床上舒心的笑着,自己总算不负重望,如愿为晨儿生下个小妹妹,这小家伙现在除了练功,大半的时间都守着自己的女儿,自己这当娘的反而不如摄政王和长姐对女儿尽心。

“舅舅,小妹妹什么时候才能长大跟晨儿一起玩呢?”小晨儿皱着小小的眉头,望着床旁的舅舅,忽然得意地道:“我知道了,是要施肥的,我去问问父王,施点什么肥,小妹妹长得会更快一些!”小晨儿边说边兴奋的跑了。何清宇:“……”看向妻子:“拔苗助长?”小辣椒无奈:“不,恐怕要浇粪助长。”。

小说索引:摄政王属下慌恐全文阅读,摄政王属下慌恐最新章节,摄政王属下慌恐免费阅读,摄政王属下慌恐,锦影小说,都市小说
阅读提示: